今天给大家聊一部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冷门英剧。
剧中涉及的凶杀案不仅当年在英国轰动一时,而且直到剧集播出前,凶手还在委托律师阻止它跟观众见面——《白屋农场谋杀案》。


1985年的夏天,切姆斯福德警局接到一通报警电话,对方名叫杰瑞米·班伯,称父亲家中出了事——患有精神疾病的姐姐突然暴走,拿着来复枪到处威胁。
谁料,等警方赶到杰瑞米父亲的住处时,才发现屋内一家五口全部中弹身亡,包括杰瑞米的父母,姐姐茜拉,和茜拉的双胞胎儿子。
得知这个噩耗,杰瑞米顿时精神崩溃,不知所措。
随后,警方对这起灭门案展开调查,初步断定是姐姐茜拉因为精神疾病发作,先枪杀了父母和儿子们,随后自杀身亡。
对于精神病史这一点,警方在茜拉的前夫那里得到了证实。而且当时房屋内门窗锁死,没有被撬动的痕迹,不太可能是外人入室作案。
结合现场的种种证据和相关人员的口供,警方认定凶手就是茜拉,于是开始清理现场,转移尸体。
但在一线调查的警长斯坦,却在现场发现了不寻常的证据——茜拉是身中两枪而死,如果她是自杀,为什么对准下巴的第一枪过后,还能继续朝自己开第二枪?
这让斯坦认定凶案肯定另有真相,他请求上级调派专业的鉴定团队,对现场展开进一步的证据收集。


然而,上级认为灭门案的结论显而易见,况且媒体都在关注此案,死者们的家属也希望尽快清理现场,于是驳回了斯坦的建议并早早开了个新闻发布会,宣称这起案件是凶手谋杀后自杀。
这个官方定论,随后引得媒体相继报道和演绎。
由于茜拉生前是模特,不少报纸的头条文章里,开始绘声绘色地描述她生前的混乱生活,还说她染上了毒品,才让两个孩子遭受此劫。
不过,斯坦并没有放弃调查,他认为光是茜拉身中两弹这一点,就能说明这起灭门案并没有这么简单。
随后,他多次重返案发现场,问询死者家属,找出了更多疑点——
首先,从命案现场的痕迹来看,凶手行凶时曾给来复枪重装两次弹匣。
如果茜拉是凶手,那么身上肯定会留有用枪的痕迹。但她的衣服上并没有留下枪油,指甲也完好无损,根本不像是用过枪。
其次,凶手行凶时是在半夜,并且是先后进入不同的房间开枪,枪声势必会惊醒全家人。
但当时除了茜拉的父亲跑到了楼下之外,其他人都死在了床上,说明凶手当时肯定使用了消音器。而这个重要的证物,在现场并没有发现。
此外,斯坦还做了一个简单的实验,让体格、身高与茜拉相当的女孩,拿着上了消音器的来复枪模仿自杀时的姿势。
结果发现,女孩根本够不到扳机,再次印证了茜拉很可能不是自杀。
而在斯坦的调查之外,茜拉的表妹也发现了一些可疑的事。
她发现父亲那栋房子,有扇窗户的闩子其实是松动的,可以伪装成房屋被锁的样子。如果凶手事先熟知这个情况,完全有可能悄悄潜入行凶,然后制造出密室的假象。
她还发现命案发生后,杰瑞米的表现一直很反常。
他先是要求警方尽快处理掉带血的家具,之后擅自给妈妈的宠物狗进行了安乐死,甚至在家庭会议上无视其他人反对,要给死去的父母、姐姐和外甥们举行火葬。
最可疑的是,杰瑞米根本没有表现出悲伤情绪,反而时不时露出高兴的神情。
看到这里,估计小伙伴们都猜到了,这起命案的凶手就是茜拉的弟弟杰瑞米。葬礼上哭得最惨的那个,居然是真正的冷血凶手。
在当年的真实案件中,杰瑞米·班伯的确是个让人感到不安的人。
命案发生后,他曾经想要向媒体出售茜拉做模特时拍的裸照,媒体婉拒了照片,还反手把这件事爆了出来。
他看上去为家人的去世心力交瘁,镜头前总是伤心欲绝。但实际上,杰瑞米在葬礼上还曾脱口而出黄段子。


不仅如此,杰瑞米的姐夫也曾透露,他有双性恋倾向,在被定罪以来,曾同时与几名女性保持密切往来。
被判终身监禁后,服刑的杰瑞米·班伯还多次声称自己无罪,并申请翻案和减刑。支持者们也认为他是蒙冤入狱,甚至联名为他情愿,要求警方释放杰瑞米。
造成这种局面的一个重要原因,其实是警方的办案不利。
杰瑞米认为警方当年没有披露全部证据,只把对自己不利的部分提供给了法庭,而能证明自己清白的部分则被隐瞒。
尽管法院多次命令警局披露所有材料,但警方并没有遵守这些命令,甚至在1996年销毁了一部分DNA证据。
因为这个案件,当时警界还发明了一个俚语“doing a Bamber”,形容警察的玩忽职守。
这一点在本剧中也有体现。尽管命案现场透露出种种不正常的现象,斯坦的上级仍多次强调要把这事压下去,甚至威胁斯坦再有异议就滚蛋。
除了真实还原案件,这部剧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充分利用镜头语言,让观众体验探案的乐趣。
比如剧中验尸官在初次尸检时,发现茜拉的父亲身上除了枪伤和反抗时产生的钝器伤,背后还有奇怪的烧伤,但衣服上却并没有对应的痕迹。
对此,验尸官表示必须根据案发现场的证据,才能进一步推断死者生前遭遇了什么。
说到这,画面就立刻转向了案发现场——在一片凌乱中,茜拉的父亲以奇怪的姿势死亡,让人忍不住暂停画面,想要从中找出蛛丝马迹。
此外,剧中也会不时给出各种细节,引导观众代入其中寻找真相。
比如表妹在收拾房间时,意外发现双胞胎房间的柜子角落,刻着“我恨这地方”,但字迹不像是新刻上去的;
比如杰瑞米提及自己把宠物狗安乐死的原因,是因为妈妈对狗的重视远远超过了自己,情绪里很明显隐藏着某件陈年往事;
再比如杰瑞米经常不顾女友的感受,和男人举止亲密得不正常……
如果套用心理学家对于“人格异常”的描述——魅力十足、善于操控、一生行事无情,毫无良知和共情之心,自私自利、为所欲为,对违反社会规范并无丝毫负罪感和忏悔……
那么杰瑞米的种种表现,几乎命中了人格异常的几个特点。
所以尽管通过现实中的新闻报道,我们已经知道了凶手是谁,但本剧并没有因为真相大白而变得无趣,观众仍然会被剧中的诸多细节吸引,试图拼凑出犯罪人的侧写,寻找凶案背后的动机。
而这也是ITV出品的真实犯罪剧的一大特点,比起情节的悬疑感,更注重案件背后的反思。
比如之前给大家聊过的《坦白》,就通过连环杀人案探讨了法律和正义的关系。再比如前几年的《独夫》,则通过连环杀妻案,详细复原了PUA的各种伎俩。
今天聊的《白屋农场谋杀案》也同样如此,虽然我们已经知道了结局,但其最精彩的部分,就在于抽丝剥茧地探讨现实的过程。
警方究竟凭借什么证据将杰瑞米送进了监狱?杰瑞米又是为什么会制造出骇人听闻的灭门案?想知道答案的小伙伴们,现在跳坑刚刚好——

分类: 招聘资讯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