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所周知,美版《Vogue》4月刊带来了一个大策划,Anna Wintour邀请25个国际版Vogue的主编推荐了28位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代表模特,
在摄影师Tyler Mitchell的镜头下,穿着各个品牌的牛仔单品,共同演绎“美无界限”这一主题。
作为业内的顶尖杂志,在时尚界叱咤风云的Vogue一直致力于从全球化、多元化的角度来看待和传播不同的「美」。


而这次的策划也传达出了如今的VOGUE VALUES:包容性、可持续性,一个更加广阔、包容的世界观,再结合最近全球爆发的疫情,真是用意颇深。
01.时尚已突破地域限制,
每个人都是世界公民
细细去看这些模特的资料,会发现她们不仅来自不同的国家,很多人甚至都拥有不同文化拼凑而成的身份。2020年最强新模特Mika Schneider是日法混血,
出生于葡萄牙布拉加19岁的Maria Miguel,目前在安哥拉和英格兰接受教育,
而在英国伦敦出生长大的Nora Attal,其父母则是摩洛哥的移民,不仅会用阿拉伯语和她交谈,并且保持晚上喝薄荷茶传统。
在她们的身上能够看到不同地域的习俗、文化的交融,已经没有了国家的界限,每个人都是整个世界的公民。
03.相貌、身材、肤色、种族,
美的界限正在消失
作为「美」的传递者、表达者的模特们也在一点点地改变着时尚行业、乃至所有人对于「美丽」的定义。
土耳其的模特?ykü Ba?ta?没有经典、好看的外貌,她第一次参加完时装秀回到伊斯坦布尔时,人们甚至在社交媒体上攻击她的长相,但是这个自信的女孩儿对于自己的外表感到很满意。
不是传统金发碧眼美女长相的Kerolyn Soares,则是打破了人们对巴西美女的固有认知,
Miriam Sanchez虽然不是古典美女,但是在有着高包容度的时尚圈她还是得到了赏识,如今对相貌的审美已不再单一。
Anok Yai则是在街头被挖掘的黑人模特,拥有逆天的身材比例,而后成为Prada的独家走秀模特,获得了极大的关注度。
她完成了自己的小愿望:让全世界看到了黑人的美。
身材也是时尚圈备受讨论的议题,在追求“0号身材”的模特界26岁的Jill Kortleve却拒绝减肥,完全接受自己天生自然的身体,追求健康。
以及杀出重围的27岁大码模特Paloma Elsesser,她们用自信和丰满让人们重新开始思考过度以瘦为美的严苛教条。


她们的出现意味着多层身份、各种国际符号的崛起,也意味着在当下时尚圈对美的包容性真真切切在提高。
03.年纪轻轻的她们,
以身作则维护行业生态健康
才21岁的VC已经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时尚行业内:发声希望模特受到尊重,希望提高发型师和化妆师的地位,希望行业对新事物持开放态度。
而韩国超A的模特崔素拉说:“我渴望种族歧视有一天不再存在,在那之前,我会一直在努力实现这一目标。”
身体力行地维护行业生态健康,为每个模特争取身体和心理健康的权利,她们是真正的女权斗士。
04.就算是模特身份,
可依然保持社会责任感
32岁的刘雯应该算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超级名模,她号召时尚圈应该容纳不同地区的人,为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创造一个空间。
还不到19岁的Kaia因参加集会引发政治觉醒,支持对枪支管控,鼓励女孩们永远不能无知、保持沉默,
出生于索马里内战期间的Ugbad Abdi,她是第一个戴头巾上vogue的模特,希望能通过自己消除西方对穆斯林妇女的误解,在模特身份以外,女孩们都敢于为社会问题发声。
以及23岁的Imaan Hammam已经凭借自己的实力成为非营利组织She’s First的全球大使,
看起来长相比较“怪异”的Adesuwa Aighewi,身上有着尼日尼亚、中国、泰国三个国家的文化,她致力于维护非洲传统,将非洲手工艺发扬光大,
她们一个个都将自己的影响力扩展到时尚之外。
还有去年获得英国时尚大奖-年度模特的Adut Akech,经历了从南苏丹难民到Chanel压轴婚纱模特的身份大改变。
她始终为自己的身份骄傲,并且积极发声,倡导难民应该拥有同等机会,这些女孩身上都有着真正的公众人物使命感。
05.她们拥有的强大思想与女性power


而能够成为五大刊之首《Vogue》封面女郎,绝不只是因为「美丽」,更重要的是皮囊之下鲜活的灵魂,是她们身上独特的闪光点。
她们常常都有着除了模特之外的一技之长——
Ros Georgiou在台上是一个模特,在台下则是一位崭露头角的导演和后起之秀摄影师。
而且对世界、对社会、对自身都有独到的思考——
乌克兰的20岁模特Pasha Harulia经历过逃难,这种经历让她深入思考、很有主见,她说:“模特不应该是一个空白的人,更应该创造。”
袁澧林是模特,同时也是中国香港的影视明星,她说:“每个人的性感应该由自己来定义。”
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37岁的中国台湾模特唐荧霜,时尚行业向来喜爱年轻人是事实,37岁已经是完全的高龄,很多人劝她去面试工作的时候隐瞒真实年龄。
但她坚决说不,并从不为自己的真实年龄而感到难以启齿。
美,从来不是单一的,不应该有着种族、肤色、年龄、身材的限制。
不将目光局限在自身的长相、身材、年龄等外在,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外表之外的女性力量和创造力。
这次的封面也是美版《Vogue》历史上第十一次群模大片,历史上也有很多意义非凡的群模大片。
第一次是1947年由Irving Penn拍摄的“十二美”,
然后就是1988年,有着“影像诗人”之称的Peter Lindbergh在圣莫妮卡海滩为六位超级名模拍摄的黑白群像,虽然都没有被选为封面,但属于那些年代的美,在任何时候看来都是惊艳了时光。
1992年是杂志创刊一百周年,邀请了Cindy Crawford、Naomi Campbell等十位顶级超模穿着白衬衫和白色牛仔裤登上封面,展现了属于超模的“黄金年代”。
群像的经典之处就在于将个性化、差异化完美地体现了出来,每个面孔都不尽相同、各有特点。
1999年,11月
2000年,11月
2004年,9月
看起来没有谁是主角,但每个人又都是主角,因为她们美得各有千秋。
2007年,5月
2009年,5月
这些群像封面也在一步步体现了,打破白人文化统治下的审美局限的过程,越来越具有包容性。
2014年,9月
距离这次最近的一次经典群模封面,是2017年9月的125周年纪念刊。
最后用20岁的Fran Summers说的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结束文章,“多元化和包容应该是每个人的责任,希望有一天全世界的人都是盟友。”
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